当前位置:首页 > 妇女服务站 > 维权故事
“我养你啊!”法庭劝你醒醒吧……
发布时间: 2019-08-06 15:05 文档来源:云浮市妇联 查看次数:24 【字体:

离婚诉讼中,第一次起诉离婚的,如果不是因为家暴重婚、遗弃虐待等恶性事件起诉离婚的,法官通常都会劝你:

有无原则性矛盾?冷静六个月

性格不合?给你六个月再想想

当然,六个月后,也常常看到一对对熟悉的面孔又来到了法庭。

01我养你!这是最毒的情话

  一个硕士学历的姑娘,毕业后在家做全职妈妈。七年之痒后,她35岁,老公因出轨提出离婚。
  这样的姑娘,每周能遇到仨,她们有个共同点:都和《我的前半生》中的罗子君一样,被那句“我养你啊”感动得一塌糊涂。
  然而法庭上,男人却说,你没有工作,没有抚养能力,孩子归我。你没有房子,孩子没地方住。你没有户口,孩子上不了学……
  面对咄咄逼人的“三无”诘问,姑娘低着头红着眼,“是他当初不让我工作,说赚钱养家的。”
  姑娘,醒醒吧!现代社会的婚姻早已演变为合伙型”:它是经济的共享,责任的共负,风险的共担。
  选择做全职妈妈本身无可厚非,但无论何时都要具备走出家门的能力,否则真到一拍两散时,可能连后路都没有。
  婚姻应该是做加法甚至乘法,而不是做减法。你创造了多少价值,法律替你保护。倘若你连生存能力都没有,法官也做不了你的超级英雄。

  最后,姑娘请求我:我没有住的地方,不判离行不行?
  我可以帮她争取半年的时间,但我希望这段时间,她用来反思,而不是如从前一样寄希望于对方。否则,这次不判离,那六个月之后呢?

02嫁给爱情?并不是结婚的充分条件

  一对伴侣,女方月薪3万,男方月薪4000,这本就是双方父母不看好的一段婚姻,现在女方提要离婚,男方死活不肯。

  我提了一个尖锐的问题:你们的经济悬殊如此之大,如何平衡家庭关系?
  男方无辜地说,当初她说嫁给了爱情,如今她却嫁给了钱。女方冷笑一声:你说的嫁给爱情,就是我为你付了三年房租,你却连一只包包都送不了我?
  男方不说话。我相信那一刻,他心中已过万重山。
  其实,问题的根源不在于钱,也不在于爱,而在于三观不合。姑娘穿着奢华出入高端会所,男人觉得这是虚荣;男人钟爱炉边灶台厌恶觥筹交错,姑娘觉得这是不求上进。姑娘想实现财务自由过上更优质的生活,而男人只想平淡蜗居,择一人爱一生。
  你不能说姑娘错,因为世界那么大,她想去看看。你也不能说男人错,因为采菊东篱下,他想见南山。但两个人在一起,也许就是错的。
  爱情是恋爱的必要条件,但绝不是结婚的充分条件。恋爱恋的是现在,有华丽的辞藻就行;结婚结的是未来,要合并同类项,三观同频共振才能对抗时间的印记。
  休庭时,男方诺诺地说:我对她是一片真心,不判离行不行?
  我可以帮他解围一次,但我希望这次解围后,他能反思双方价值观的错位,而不是一味的自尊。否则,这次不判离,那六个月之后呢?

03谈钱伤情?也要有起码的物质基础

  一对下岗夫妻,到法庭上连一床棉被一只锅子都要分。法官耐着性子帮他们分了一上午锅碗瓢盘,最后还剩下一辆除了铃铛不响哪儿都响的自行车。
  法官说这自行车总不能前轱辘给你后轱辘给他啊,不行就给个折价款吧。结果谁都不肯让步,最后的方案让人啼笑皆非:一三五你用,二四六我用。
  如果说这个案子已成为上个世纪的历史,那么几年前,我调解过一个案子,开头是一样的穷,结局却是不一样的囧。
  俩啃老族,挤在祖辈留下的一间7平米老公房中。男方要求离婚,女方说离可以,我没地方住,给20万房屋补偿款。我问男方能给多少?他说2万块。我问怎么付?他说分十年,一年2000。调解陷入僵局。
  女方腰一叉:不离了!有本事你半年后再来。最后,男方撤诉了。
  两个案子,一个因为穷而离了婚,一个因为穷而离不了婚。我不能说,富人离婚就多体面,穷人离婚就多寒酸,但婚姻里,如果连起码的物质基础都不能保障,还不去为生活打拼,别说结婚的生活举步维艰,就连离婚的本钱都少得可怜。
  男方撤诉后,我多结了一个案子,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。这次,男方因为掏不出钱而不敢离婚,女方因为拿不到钱而不甘离婚,那六个月之后呢?

04从一而终?请你回答灵魂三问

  我见识过一个200页的微信聊天记录。

  男方在某社交平台与多位姑娘约会,尺度多大呢?我只能用各有千秋来形容。然而开庭时,男方态度颇为诚恳,声称只是逢场作戏,恳请对方忽略不计。
  如果考虑到第一次起诉,我其实可以不判离。
  法官们偶尔也会讨论:人为什么会出轨?临床医学称,两性相吸时,荷尔蒙最长只能分泌18个月,这或许是人容易见异思迁的生物学依据。
  作为学法之人,我不喜欢站在道德的高地谴责人性。但最可悲的是一方除却巫山不是云,一方非要寻求彼岸繁华三千,从此化作山水不相逢的恩仇。
  所以,在你即将与同一个人朝夕相处50年甚至更长时间之前,你需要向自己发出直击人性的三问:

一问自己能否从一而终?
二问面对偶然闯入生活的那个光彩照人的异性,能否在欣赏和爱情之间画一条分界线?
三问如果你在思想上开了小差,能否在行为上及时止损?

  如果你自己都不笃定答案,请慎重考虑一下是否要上婚姻这趟车。婚姻不是云雨之欢,是荷尔蒙消退后的一茶一饭,彼此忠诚是规则。

  最后这个案子,我判离了。
  影视剧里的婚姻是美好的,现实中的婚姻是平淡的,法庭上的婚姻是糟糕的。
  在我心中,这些糟糕的婚姻是否还有得救?作为法官,我给你六个月,是分是合,看彼此是否努力和改变。
  作为普通人,我相信,对的人,一辈子都很短。错的人,六个月都很长。

 

(转载:南粤女声微信公众号,2019年7月16日发布

未经授权,严禁转载!
分享到:
相关文章
版权所有(c) 云浮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,未经许可 不得擅自复制、镜象   网站地图
主办单位: 云浮市人民政府    承办单位: 云浮市人民政府办公室、云浮市政务服务数据管理局   
云浮市妇联 制作和维护   
ICP备案: 粤ICP备09015554号-1    网站标识码:    公安备案: 粤公网安备 44530202000010号